五元钱

作者:新葡亰-幽默笑话

囿于生活的奢侈花费,年届四十的杨氏夫妇在想法子赚钱,他最后决定还是去做那种世界上最古老、可靠又稳赚的行业。

家家都有一本经,一本难念的经。

当太太第一天从青楼回来时显得疲惫不堪,老杨问:「你赚了多少钱?」

锅碗瓢盆的碰撞声落地声,给寂静的夜添了不该有的热闹。

「三百六十五块钱。」妻子脸黑黑的说道。

伴随的是李家大婶的叫骂声,在对着另一边的老李骂个不停,咄咄逼人。

「做了十二小时,才赚这一点钱并不多,」老杨失望的说:「但,是谁给你那五块钱的?」

“你咋那没用,一把老骨头了,一样事干不好,现在孩子上学的钱要去哪找么?这日子可要咋过呢?”

太太躺在沙发已经是有气无力。「谁?笨蛋!」她说:「当然是每一个人!」

原因就是家里面农作物种植没遇上时节,收成不好,又加之老李出去做猪买卖生意又亏本,结果就是没钱供孩子上学。

老李蹲在一边,咂着烟,开始默不作声。而后忍无可忍,也开始吼。

“你叫个鬼,就只认得叫骂,你那么厉害,家还不是这个鬼样子,非得让隔壁邻居看笑话才高兴。”

其实孩子上大学以来,老李和李大婶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吵已经成了家庭便饭。

吵的话题也不过是李大婶上街乱花钱,老李又喝醉酒不干活,家禽没卖到好价钱之类的,所绕的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任何一件小事都可以引起。

吵结束了,就在叹息声中睡去,等待着第二天新一轮的吵爆发。

归根结底就是因为没钱。

没钱的日子里,吵得不可开交。


老赵在饭桌前和母亲吃饭,赵太太躺在床上看电视。

赵太太又闹脾气了。

十分钟前,老赵又拿钱给他弟弟家,因为他弟弟在农村相对贫困,他弟媳妇身体不好住院了,他弟的儿子又正在上大学,家里面入不敷出。

赵太太知道后立即就拉下脸。

她相当不舒服,自己的儿子的各种花费用的全是她的工资卡,而老赵的工资明明是她的好几倍多,可他就是不拿出来,还时不时往老家弟弟那儿拿。

况且他们已经接来老母亲了,这本来是他弟弟赡养的。

这口气她憋不下去,必须找老赵发。一场早有预谋的蓄势爆发。

其实,他们家已经住着几十万的小洋楼,而房子钱是老赵挣的,工资加各种投资。老赵之所以让她给儿子花费,就是因为她留不住钱,以前一到用钱时刻,她就拿不出钱,也不知道钱究竟干嘛了。

有钱的日子里,依旧吵得难分难舍。


老杨和媳妇在饭桌前无情打采的叹息,热腾腾的饭菜似是激不起他俩吃饭的兴致。

老杨媳妇已经没有力气说骂了,毕竟老杨近三个月一直在为女儿的工作奔跑,结果始终是没有。

老杨女儿毕业三个月,公务员考不上,其它工作又找不到,暂时在政府做临时工。

老样媳妇都不想出门,就怕别人问女儿的工作,脸上挂不住又不想看别人的白眼嘲讽。自己干着急就说老杨。

老杨四处托人帮忙,可考的公务员分数就在那儿,走后门没办法,其它工作因为专业不对头各种原因也进不去。

好好的大学生,本来想着女儿毕业了,两人就可以退休享清福了,谁知道?现在!更是操劳。

饭菜在渐渐凉去。

生活是这样子啊,不如诗啊。

转身撞到现实 又只能如是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也许,是大多数人只会阿弥陀佛。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