较为宽松的法律和监管环境刺激海外游戏产业的发展

作者:新葡亰-动漫动畵

近日,游戏公司火岩控股发布公告称,计划从港股GEM转往主板上市。公司解释称,这将有利于集团未来增长、财务灵活性及业务发展;提升集团的知名度,同时增加股份交易流通量。

原标题:强监管后迎“喘息”机会 中小游戏公司加速赴港IPO

这是今年以来诸多游戏公司竞逐资本市场的一个缩影,从市场角度看,火岩控股选择转板,或意在更广泛的投资者群体,也为接下来的业务布局埋下伏笔。

摘要 自今年游戏版号恢复审批以来,相继有玩友时代、指尖悦动、第七大道、创梦天地、禅游科技、家乡互动和心动网络等中小游戏厂商在港上市,目前在港股排队的还有九尊互娱、中至科技等公司。

相比A股市场严格的审核门槛,和内地市场今年以来对游戏公司产品发行监管的加码,一些公司陆续选择借道港股。但即便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在国内对游戏审批尚无松口的态势之下,诸多公司虽强调了出海计划,也仍面临用户习惯等差异化带来的适配考验。

自今年游戏版号恢复审批以来,相继有玩友时代、指尖悦动、第七大道、创梦天地、禅游科技、家乡互动和心动网络等中小游戏厂商在港上市,目前在港股排队的还有九尊互娱、中至科技等公司。

赴港上市

经历低谷之后,游戏行业正在加速向资本市场冲刺。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至少有八家游戏类企业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其中有2家已实现上市,部分企业从A股撤回了招股书转而奔赴港股。

12月12日,心动网络在通过港交所聆讯后,将正式挂牌上市。这也是继中手游、创梦天地之后,又一家转战港股市场的游戏公司。在此之前,心动网络曾于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以其在新三板摘牌前的最后交易日(2018年9月27日)收市价计算,心动网络的市值为31.063亿元人民币。预计在此次上市后,市值约为57亿港元。

对于资本化的考量,华南一家游戏公司CEO此前向记者表示,上市企业对可持续性发展的保障更强,管理者的迭代可以更市场化、人才的竞争也更开放。同时,资本市场是一个平台,将来如果有战略投资需求,没有平台很难操作,也很难实现转型,借此可以保持公司运营的灵活性。

目前,心动网络旗下运营包括《仙境传说M》《少女前线》《香肠派对》等游戏,并拥有国内最大的游戏社区TapTap。相比于投资人对消费类概念股的热捧,游戏行业明显遇冷。截至12月11日16点,中手游股价2.90元,逼近其上市发行价格,总市值仅为67.57亿港元。行业估值和业绩不佳的背后,是行业面临的强监管风险。

在游戏公司发展走向马太效应的趋势下,资本化后能够撬动的资源确实丰富很多,以目前部分游戏巨头在海内外的收并购行为可窥一二。

2018年3月至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曾暂停电子游戏新版号审批,政策收紧导致中国游戏市场增长大幅放缓。作为全球最大游戏公司,腾讯2018年市值一度从高位缩水超过四成。自今年游戏版号恢复审批以来,相继有玩友时代、指尖悦动、第七大道、创梦天地、禅游科技和家乡互动等中小游戏厂商在港上市,目前在港股排队的还有九尊互娱、中至科技等公司。

以前述转板案例为例,德勤中国全国上市业务组香港资本巿场华南区合伙人陈旻也向记者分析道,随着港股企业对并购的诉求增大,需要更多资金发展其他包括游戏研发等业务时,从GEM转道主板市场的选择,从财务指标和投资人覆盖面等角度,也更符合企业的定义。

“新三板不是证券化的好选择,与港股的估值相比差很多。目前应该是心动网络最好的时机,可以有爆款游戏带来的流水,以及社区效应带来的用户故事可以讲。游戏公司要等到第二个爆款再出来,也是很难的事情。”Gamer联合创始人郑金条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港股上市同样也面临着一定的风险,即必须完全靠业绩和数字说话,而不是像国内A股热衷于炒作概念。

但目前的内地市场并不具备这样的土壤,这源于上市监管的严格,也源于整体市场的收紧。今年初,由于机构职能调整,内地的网络游戏版号备案审批暂停至今;8月八部委发布的文件尤其提到,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等内容。

头部抢夺份额

长江证券分析师王傲野9月曾预计,十一左右机构职能调整会有初步结果,但是版号放开时间尚不确定。大概率会进行总量控制,但是对精品研发产品影响不大。

心动网络招股书显示,公司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总收入分别约为7.66亿元、13.44亿元、18.87亿元。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2500万元、1.21亿元、3.53亿元。

伽马数据总经理滕华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2016年6月,吉比特成为最后一家在A股成功上市的游戏公司,此后,没有任何一家游戏公司通过证监会的IPO审核。证监会发审委对于游戏行业审核的指向性与精确性越来越高。而且,游戏公司普遍存在业务单一性问题,可持续盈利能力存疑。

爆款游戏依然是营收的主心骨。2019年前5个月,来自五大网络游戏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81.6%,前5%玩家贡献该游戏大部分充值流水。2018年,公司游戏收入同比增长26%,占比总收入的比例为84.4%,总金额约为15.92亿元。

从市场就近原则来看,港交所对新兴经济体的欢迎程度较高,尤其对同股不同权等内容进行支持,成为吸引包括游戏公司在内的新经济类产业在A股之外优先考量的一大资本市场。

另一方面,来自TapTap社区的收入在去年的增长超过两倍。IT桔子报道称,TapTap已先后完成三轮融资,最新一轮的战略投资的融资金额高达1.5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吉比特、心动游戏与飞鱼科技,心动游戏还领投了TAPTAP的天使轮。

但内地的政策监管是否会影响到这些企业赴港的步伐?陈旻告诉记者,包括游戏、P2P等在内的新兴经济领域近年来都在高速发展,而内地相关监管机构也逐步更明确了对这类公司经营范围等方面的规范化管理,虽然短期内对这些公司走入资本市场可能带来一些波动,但长期来看,也将推动行业走向更健康的发展方向。

因此,这项业务也被寄予较高期待,但社区也面临监管的巨大压力。2018年2月28日,公安部、文化部、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布了河南郑州陈长阳传播淫秽物品案等7项网络游戏违法犯罪重大案件。其中,易玩(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为旗下网站“TapTap”和App涉嫌非法出版活动,且涉及的非法出版物数量极大,情节恶劣,依法给予其停业整顿3个月、罚款31.86万元的行政处罚。

陈旻介绍道,港交所曾发布文件提到,对于法规没有清晰规定、或短时间内尚无明确法规会出台的行业,必须在风险披露中进行阐述,港交所在IPO审核时,在不明朗的方面会做更多调查工作,这确是短期内的影响。不过我们知道很多行业参与者更希望被监管,因为在监管的定义下,走入资本市场才更加合法合规。

目前,TapTap主要的盈利来源仍然是广告,在游戏版号的审批恢复后,行业有望恢复到一个新的常态。公开数据显示,从今年年初到11月底,相关部门共发放1353个版号(含进口游戏),且自2019年6月按新申报要求审核以来,单月游戏版号发放数量在 100个左右。按此测算,预计2019年全年国产游戏获批版号数量在1500个左右,未来每年新增版号容量约1000个,与2017年全年近1万个游戏版号相比,供给端明显收缩。

游戏公司过去一度偏高的估值曾影响到行业良性发展,监管趋严后带来对估值泡沫的消除效用,也对行业发展有益。

财富证券分析师何颖认为,版号总量控制带来的供给端收缩,对市场规模增长的影响有限,主要基于两点原因:一是游戏产品头部化趋势明显,Top50的游戏贡献了70%的收入,而头部游戏大多为优质产品,过审概率较大,内容风险相对较小;另外,版号数量控制主要针对棋牌类游戏和大量换皮、蹭 IP的低品质游戏,这部分游戏对行业收入规模影响较小。

前述游戏公司CEO就表示,当前的游戏行业正逐步理性,资本褪去后,行业逐步回归产品本质,更强调产品的可玩性。

发力海外市场

游戏出海

曾经的游戏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的场景,已经不复再现。伽马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游戏市场规模为1163.1亿元,同比增长10.8%,去年同期的增速为5.2%。其中,移动游戏市场规模达到753.1亿元,同比增长18.8%,去年同期为12.9%。

不过,当前游戏公司面临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审批放开的时间窗口问题。在市场人士看来,这一度成为影响腾讯近期股价波动的一个因素,也令从业者十分迷茫。

这也透露出今年上半年的游戏行业整体正在回暖。但是,这并不表示游戏行业能快速回到期望的增长速度,毕竟用户的红利已经出现瓶颈。“现在整个行业都很难,一方面游戏拿不到版号审批,另外一方面用户的要求和审美水平也越来越高,对行业的研发和运营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名游戏公司高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一个用户每天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间是恒定的,这意味着电商、游戏、直播、短视频都在抢他的时间,这个层面来看,游戏也面临着巨大的竞争。

短期的表现已经显现,艾瑞咨询统计显示,2018Q2中国网络游戏市场规模达573.6亿元,环比下跌10.8%,同比下跌3.6%,这是中国网络游戏市场在近几年来首次出现同比下跌趋势。由于2018年3月起,游戏版号审批的政策调整,相较于去年同期,游戏市场至少缺失了两千款以上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但从另一面看,即便如此,市场仍没有产生大规模的滑铁卢,一旦版号发放恢复正常,整体发展走势仍会趋于上升。

以此前在香港上市的飞鱼科技为例,其2016-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分别为1.88亿、1.31亿、0.83亿和0.42亿,而其自2016年起已经亏损6.69亿元人民币。其中,2016年亏损1.51亿元、2017年亏损3.77亿、2018年亏损1.08亿,2019年上半年亏损3342万。其股价也从最高时期的超4港元跌至现在0.171港元。

在如此环境下,出海成为被提及最多的方向,不过对中国游戏开发者而言,中国市场终究在中短期内,是更大的份额所在。

对于游戏、文娱行业来说,持续打造爆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也正因为如此,投资也存在巨大的波动风险。和大部分游戏公司一样,心动网络面临部分游戏依赖性过高、收入结构不平衡的问题。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五个月,五大网络游戏分别贡献同期游戏运营收入的90.9%、83.1%、75.6%和81.6%,贡献总营收的89.6%、77.5%、63.7%和67.4%。

出海确实存在掣肘,滕华向记者表示,海外市场的渠道推广和资金支持是游戏公司出海的门槛,对于中小企业而言,要精准了解海外用户习惯、喜好,还需了解海外广告社交平台、媒体、视频等渠道的特点。

如何在《仙境传说M》之外,寻找到新的爆发点,依然是该公司面临的挑战。一个明显的趋势是,在国内监管趋严后,游戏厂商都把目标瞄准了海外市场。有赖于《仙境传说M》的海外发展带动,心动网络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五个月,来自海外市场的游戏运营收入占游戏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1%、31.7%、61.5%和67.8%,海外市场重要性不断上升。

不过据他观察,中国游戏企业出海的表现越来越好。据滕华介绍,在2018年前6个月内,中国自主研发网络游戏海外销售收入46.3亿美元,同比增长16%.明显看出不少企业在发力海外,也有不错的成绩,比如完美、游族等企业。整体看,目前海外月流水超过2000万的移动游戏超过30款,其中,有八款是今年新上线的游戏。

但相较于游戏龙头公司,其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App Annie发布的2019年11月中国发行商出海收入排行榜显示,心动网络游戏出海收入排名为27名,相比上个月下滑11名。2019年全年来看,心动网络排名基本都在20名以外,网易、腾讯、欢聚时代等龙头仍然占据榜单前列位置。

综合来看,滕华指出,在严厉监管环境下,游戏企业需考虑回归本初,把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产品中去,把自研产品做到更完美,获得市场认可才是硬道理;还可寻找游戏产业链或以外的业务发展,包括影视、电竞、视频、平台等。

“二八”分化的背景下,中小型游戏公司出海是否还有机会?深诺集团COO 徐墨涵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每个国家的国情都不一样,比如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可以分为几个梯度。不是每一款游戏都能完全覆盖到这些地方,越复杂的区域机会其实越多。“在国内有时候我们看一款游戏4年前很流行,可能会非常适合现在的缅甸,那儿的基建设施很像三年前的中国。反而像美国、欧洲竞争会比较大。”

中手游CEO肖健则在此前的新品发布时表示,中手游将从IP精品大作、二次元、女性向和H5小游戏四个方向展开深度的产品布局。未来IP品牌运营将成为中手游非常重要的方向和业务,并将为中手游带来可观的多元化收入;全球化是大趋势,海外市场也是手游厂商重要的收入增长点。

在他看来,小型游戏公司也需要积累经验、资金再慢慢长大,这也是一个发展必经的过程。

王傲野则分析指出,若未来限制版号数量,最没有含金量的地方棋牌、换皮RPG、三消等品类将最受影响,被市场淘汰,而精品研发产品影响不大,目前版号积压数量已达几千款,也是上述游戏类型偏多。从海外美国、韩国、日本的游戏监管历史看,海外主要游戏市场均建立了完整的游戏等级分级制度,且均为民间自律性组织,而非法律上的强制性机构,较为宽松的法律和监管环境也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海外游戏产业的发展。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