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神作的攻壳,到底说了什么

作者:首页

真人般《攻壳机动队》终于“存在”了!

很久之前就看了这部赛博朋克的经典动画,却一直没能写点什么。真人版《攻壳机动队》上映,让这本来有些小众的IP突然就热了起来。可惜,大制作之下,一部有着超时代意义哲学思辨的神作生生被改成了好莱坞爆米花,只能说是一种无奈了。经典镜头致敬+寡姐开挂+糅杂的世界背景和人物设定,被吐槽为只有Shell没有Ghost的真人高配版OCC同人。不过好歹借着这个风,重温一下这部片子吧,完成这篇早该交上的作业。

胖哥不卖关子,作为不装逼的观众,我觉得这部真人版影片存在意义大于它本身。

不同于某些刻板印象,尽管名字带着动画,但很多动画作品绝不仅仅是简单直白的儿童片。实际上,在CG还没有如此发达的那些年代里,大概只有动画,才能不受现实所限,真实的表现出最宏大与最精密的想象世界。
 
无论是虚无缥缈的神域,高科技下的虚拟空间,未来的高度机械化世界,抑或遥远的外太空,无限的场景提供了故事更多的可能性,而关于反乌托邦、人类与环境、人类与科技的讨论,也得以在这样的场景里更好的表现。
 
而攻壳机动队,正是其中翘楚。

特别是对于中国观众而言,我们被世界级肉弹斯嘉丽约翰逊的美好肉体吸引进影院,了解一个关于人类存在的哲学话题,开了脑洞,长了见识,万分值得。

图片 1

说艳俗一点,在这个浮躁的社会语境中,

完整意义上的攻壳机动队,包括了漫画、剧场版动画、TV动画等一个系列的作品,构建了比较完备的世界背景和人物关系。不过,大家最为熟知的,还是导演押井守95年与04年的《攻壳机动队》和《攻壳机动队2:无罪》。其中,又以95版攻壳影响最为深远。据说97年开始上映的《黑客帝国》,就受到其不小的影响。
 
攻壳的故事发生在近未来,科技的突破使人可以通过义体的替换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变得强大,可以通过身体上的接口连入网络,随时下载信息,甚至能够进行全身的义体化,将记忆拷贝至电子脑。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发展也在不断突飞猛进,替人类进行着各式各样的工作。人与机器的差距越来越不明显。
 
“电子脑”在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将大脑这一控制系统暴露在了网络中,催生了新型黑客及犯罪手段。为了应对非常规的突然状况,政府成立了特殊的秘密部门“公安九课”。女主草薙素子是九课的少佐,也是一个全身改造的义体人。
 
影片开头,素子拔掉后脑处的网络接线,脱掉衣服,利用义体“热光学迷彩”的隐身功能,从楼顶一跃而下进行突袭,是无数攻壳粉们心中的经典镜头。

不先送上巨乳和肉臀,谁TM愿意多看你一眼;

图片 2

不用盛世美颜吸引你的双眼,谁愿意和你讨论灵魂的深入性问题;

而真正吸引我的,却是在这之后,音乐响起,素子的义体在祭祀般静谧神秘的唱腔中逐渐成型,抱膝漂浮于水中。
 
这一段模仿了古时神道教巫女祭祀的“谣”,可以说是这部电影的点睛之笔,在开头、中间、结尾为别出现三次,完成了情绪渲染,奠定了电影的调子,也暗合了最后素子的结局。
 
除了深入骨髓的音乐,影片的画面可谓信息量巨大,几乎每一帧都有着丰富的内容。从素子居住的小房间,到以香港九龙城寨为原型的闹市街景,从别具一格的战斗场面,到打字员伸出的机械手指,大量细节构建了一个真实感十足的世界,同时又描摹这这个新世界的繁复的机械感与冰冷颓败。

所有灵魂的沟通都是从肉体的接触和深入开始的,当我们抛弃肉体时,我们就抛弃了神,我们以为自由了,其实我们仍旧被困其中。

图片 3

说寡姐的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前,必须说说这部震惊世界的作品的起源。

影片中间,第二段“谣”响起时,关于环境的描写被推到极致:阴雨中的街道、黑暗里层叠的霓虹灯、商店里废弃的模特、港口边老旧的船。这些城市角落的画面,伴随着音乐的节奏逐帧变换,仿佛一场冷眼的巡视。
 
而攻壳之所以成为攻壳,在音乐与画面之外,靠的还是哲学思辨般的故事与台词。  

因为这部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只给我们提供了壳,而几部前作却给我们奉上了灵魂。

   
这是电影的核心,片名《Ghost in the Shell》直译便是“灵魂在躯壳中”。  
   
因为执行任务的需要,“九课”的大部分人都进行了义体化,少佐素子更是全身义体化的“义体人”。过去的自己仅剩的,不过电子脑里的一段记忆,所谓的“Ghost”。她的义体不断更新,但只要这段“Ghost”还在,她似乎就依然是那个素子。  
   
然而另一方面,躯壳是可以影响人的思维模式的。无论是片头从高楼的一跃而下,还是片尾处一个人对战思考战车,素子的战斗模式,是绝决与幻灭式的。因为记忆可以上传,义体可以再造,所以,对躯壳的自我保护不再是一种必须的行为。联网之后的大脑,无论是信息的获取还是分析,都比以往有了质的飞越。这样的少佐,与之前的她真的还是同一个人吗?  
   
“孩童之时,所言俱为孩童,所感如是孩童,所思亦复孩童,唯成年之后,便将童心摒弃。”  

是灵魂在控制躯壳,还是躯壳限制了灵魂?  

![](https://img3.doubanio.com/view/thing_review/l/public/p601510.jpg)



~~~真实与虚幻

通过片名Ghost in the Shell,我们可以得知这是一个讨论人类躯体和灵魂关系、讨论人是什么、人的存在意义的电影。

影片刚开始,“九课”侦破的一起案件中,受害人被黑客侵入大脑,植入了从未存在过的关于妻女的记忆。案件虽然解决,但是这段记忆却无法删除,他永远无法分别究竟自己记得的哪件事是真的,哪件事不过一场幻梦。
 
在追击嫌疑人的过程中,他们遇到另外被黑客控制了思想的人类,这些人被认为是没有了“Ghost”的傀儡。他们在黑客的操纵下完成一系列任务,却在醒来时茫然不知身在何处,曾经以为的身份、经历、情感,不过黑客操控的手段罢了。
 
是不是很耳熟?对,《黑客帝国》里关于虚拟和现实世界,和这里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的起源是日本漫画和动漫剧集,攻壳系列最早改编自士宗正朗连载于1989年的漫画。

图片 4

1995年,第一部剧场动画版攻壳问世。

~人类与AI~
 
全身义体化的素子,唯一能被定义为人类的理由,就是她依然拥有自己的“Ghost”。人工智能可以像人类一样思考,却始终不被认为是生命。可是,关于“Ghost”的定义标准,却没人说得清楚。

该剧凭借超越时代的视觉特效,扣问灵魂的哲学思辨,极具赛博朋克风格的影像元素,如天神下凡一般,震动了世界影坛!

如果说过去的行为和记忆定义了一个人,成为TA唯一的标识“Ghost”,那么,当记忆可以被植入与重写时,这个标准,真的还可靠吗?

2004年,第二部剧场版问世,每一部都成为了具有图腾价值传世经典。

当傀儡师宣布自己是一个真正的Ghost,所需不过一具躯壳,当少佐在一次次更换义体中质疑自我,人类或者AI的差别是否还存在?

对于三大哲学问题:

图片 5

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将要到哪去?!

如果仔细扒下去,影片里涉及到的话题还有不少,几乎每一处对话,都是暗藏玄机。甚至有人专门分析了每句话的出处,真是完美配合了押井守掉书袋的爱好。
 
其实,整部电影总共才不到一个半小时,却因为密集的视听信息和大量哲学思辨式的对白,带来漫长而厚重的观影体验,这是再多CG制作的酷炫场面也代替不了的,攻壳的真正魅力所在。

最为通俗和成功的影像化表征来自1999年问世的《黑客帝国》系列。该片不仅在全世界吸金几十亿美元,同时让赛博朋克风电影深入人心。

图片 6

《黑客帝国》导演毫不掩饰自己对于《攻壳机动队》的沉迷和致敬,《黑客帝国》的绿色代码,

如果你被这部大片激起了那么一点关于攻壳的兴趣,那么,建议你找一个晚上,重温一下这部经典动画,嗯,还有04年一脉相承的那部《无罪》。

95版攻壳机动队片头

图片 7

黑客帝国1片头
母体人脖子后的数据接口,

微信公众号“sailing帆的行与影”,欢迎关注交流转发调戏~

左攻壳机动队,右黑客帝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ailingf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几乎就是高度致敬偶像的行为。

但两部影片都借鉴了更为早期的电影,1982年上映的《银翼杀手》,该片被认为是赛博朋克的代表作,

阴暗、潮湿、悲观的反乌托邦基调,给影迷留下深刻印象。

赛博作为一种电脑、信息化的代名词,而朋克作为一种反叛精神的代名词,两者结合起来,互相拓宽了深度和内涵。

连绵不断的阴雨、冷峻的高楼林立、肮脏嘈杂的街巷是赛博朋克最突出的影像元素。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保留了所有的赛博朋克风格,在影像化处理和故事情节上,几乎高度还原了1995年版的《攻壳机动队》。

垃圾车司机被骇客侵入,变成傀儡,寡姐和傀儡在一片水域上搏斗,结果发现傀儡只是普通人,被修改了记忆,变成杀人工具。

这个桥段完全照搬了动画版。

在人物设计上,角色形象上也是高度还原。

系列粉丝一定会从中获得共鸣,普通影迷也完全可以放心,不会因为对原作的空白而对真人版的理解形成难度。

《攻壳机动队》是科幻故事包裹下,探索人类存在问题的哲学类电影。

故事发生在一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世界中,人类可以脱离肉体,只保留大脑,生存在高科技打造出的壳(shell)——义体中。

义体相当于级别更高的现在我们所谓的义肢,它可以是手脚,甚至内脏。

人们为了提高自己的人类能力,强装的四肢,发达的肉眼,可以瞬间代谢酒精的肝掌,延缓生命的心脏等都可以用义体来代替。

人类通过科技手段,强化了自己的肉体。人类变成了半人半机器的混合生物。

但无论这个壳(shell)如何逼真、精密、强大,它要进化为人失踪却是了一样东西,就是灵魂(Ghost)。

无论是有神的时期,还是科学打败神,无神论遍及全球的现在,从来没有人敢否定灵魂对于人的重要性。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的女主角,由斯嘉丽·约翰逊出演的公安第九课安全部门的女特工,少佐在灵魂和躯壳的矛盾中挣扎着。

影片中,她是全球第一个全义体人类,除了大脑和部分脊椎,她的躯体全为科
技产品。

她具有超越常人的运动能力,在公司眼中,她以不是人类,他们把她看做武器,冷冰冰的杀人机器。

在一次侦查行动中,一个叫久世的黑客成为了他们的目标。

这个久世的黑客,不断杀掉制造义体公司的高层科学家。为了找到他,消灭他,第九课派出已经成长为顶梁柱的少佐执行任务。

可少佐越接近久世,越接近真相,反而让她陷入了自我的挣扎之中。

整部影片围绕着少佐的身份制造着冲突,“我是谁”这个问题成为了全片剧情的节奏点和人物弧光的转折点。

一开始,少佐对于自我认识就是一部机器,一个没有记忆,思维可以完全被女科学家看到的透明人。

虽然女科学家不断提醒她,你是一个有灵魂的人,你就是你。但是少佐始终无法得到完整的自我存在感。

剧情的转折点是少佐通过久世知道了事件的部分真相,包括自己的身世之谜。通过自己的调查,少佐终于弄清楚了她的过去,找回了记忆。

在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对,人类的记忆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记忆是人类个体性差异,是我们不同于他人,作为独立的自我存在的重要证明。

如何人类没有了记忆,就等于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就失去了对自我的定义!

在《攻壳机动队》的世界中可怕的不是机器,不是无处不在的网络,而是拥有机器脑的人类被黑客侵入大脑,篡改记忆,甚至抹掉记忆。

在影片的转折点,得知真相的少佐开始具有主体意识,她不允许科学家抹掉她的记忆,她不断念着自己的名字,这一刻,她不想死去。

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她都想保留其存在。

但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相比与1995版,在深度上做了明显的妥协中和。

真人版最后一刻将主控思想全盘脱出,人类存在的体现不在于自我的记忆,而是我们的行为,在于高尚的人性。

即我们做了什么,决定了我们是谁,决定了我们的存在价值。

这一思维,承接了海德格尔和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观。

海德格尔认为,人的基本特征在于它是世界中的存在。人注定是自由的,自由是人的宿命,人必须自由地为自己做出一系列选择,正是在自由选择的过程中,人赋予对象以意义,但人必须对自己的所有选择承担全部责任。

这一主控思想跟容易被观众理解,但这明显阉割了过去对于人类存在的意义,它只关注了未来的可能性。

但无论如何,人类的记忆和过去都是至关重要的存在性证明。

真人版其实在人物设置上依然提及这些。

比如对于少佐母亲的角色设计,是用亲情证明了她的过去;

对于久世的角色设计,是用爱情证明了她的过去;

萨特提出,人的存在先于他的本质,其意义就是说他必须先存在,然后才创造他自己。但是存在并不创造他,他是在存在的过程中创造他自己的。

他的意思是:首先是人存在、出现、登场,然后才给自己下定义。

所以未来,行为也只是人类存在的一部分,少佐无法完全摆脱过去的影响,人的存在永远是社会性的,就有人际性,而这个社会和人际即有过去也有未来。

1995版的《攻壳机动队》触及的思辨深度更加令人叹服。故事中,那个打破平衡的黑客根本不是人,没有记忆,没有过去,它完全是有人类为了一己私利编制的一段程序。

结果这段程序经过不断改写,居然具有了思维。真人版在人类灵魂和躯体的矛盾中探寻存在价值,

而1995版本走的更远,它提出:没有灵魂,算不算人!或者,一段程序,一段代码如果具有思考能力,能不能有灵魂!

在网络迅速发展之后,世界将全面信息化,人类除了可以脱离肉体束缚,是否连精神也可以完全融入网络,成为一段信息,成为一个电子脉冲。

肉体,大脑,都消失了,人类如何证明自己还有灵魂,

如何证明自己还是所谓的“人”。

1995版,少佐和那段程序融合,完全脱离了肉体,巨大的网络世界成为她未来的生存空间。

真人版《攻壳机动队》的末尾,少佐知道自己了真实名字,素子,但她依然将大脑寄存于义体之中。

她希望用Shell 中的Ghost去驱动她的行为,用未来证明她的存在,证明她光荣的人性。

如果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那么这里就是“我动,故我在”。

虽然,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在思辨,在哲学深度上做了通俗化处理,让很多粉丝认为只有了壳,没有了灵魂的精髓。

但胖哥认为,要拿捏商业和艺术性本就是一件难事儿,足够通俗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去思考这个问题。

感谢寡姐的壳,她的丰胸和翘臀让更多的影迷开始了解这个“Ghost in the Shell ”的世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这胖子爱看电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游戏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